爱丽丝漫游复旦东区女浴

拇指城复旦版2019-06-14 19:18:13


22:05,你走进东区浴室,眼疾手快地摘下了悬着的最后一把钥匙,17号。暗自庆幸。

走在你后面的女孩脚下一顿,无奈地站在门口,等候里头穿好衣服的人出来给她钥匙。

你扫了一眼更衣室里稀稀拉拉的人,心里明白肯定有很多柜子是空着的。

可是能怎么办呢?外面已经没有钥匙了。

而空手走进来自己找柜子放衣服是需要勇气的。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等着浴室的阿姨来给大家开柜子。她是不一样的。

她似乎格外有这个权利。

偶尔也会有人直接大剌剌地走进去。后背黏上无数只眼睛。

你脱衣服脱到一半时探出头去看了看。刚好是夜间洗澡高峰期,在更衣室外等候钥匙的女孩子们的队伍已经拐了好几个弯。

穿着黑色雨靴的阿姨走了进来,她熟练地排查着靠门边的一排柜子。

“过来三个人,这个、这个和这个柜子是空的。”

她是每夜在更衣室外枯等的小姑娘的拯救者。


十分钟后湿漉漉的你从隔间里走了出来,被排在每个淋浴间出口处的一长排女体震惊了一把。

肉气蒸腾。

“让一下,谢谢。”

你尴尬地从林立的裸体间穿过,发现这长长的队伍似乎没有尽头。

也还是有尽头的。只是已经排到了更衣室里,排到了你可怜的17号柜旁边。

你艰难地跋涉到自己的柜子前,恨不得整个人缩进柜子来逃开这四周密布的躯体。可还没等来得及拿浴巾来裹住自己,一小块陌生的、温热的皮肤就和你的皮肤相摩擦了。

你和那个路过时不小心碰到你的女生同时轻叫了出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连忙道歉。没事没事,你安慰她,也安慰自己。

虽然这种突如其来的直接的皮肤接触,无论是干燥与干燥、干燥与湿润又或者是湿润与湿润,都让人抵触,乃至觉得难堪;虽然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发生了;虽然人挤人难免会发生这种情况……

但是……

但是他妈的

你暗自想着,以后还是错峰过来吧。晚上十点之后就别来了,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喜欢挤在浴室开放的最后一小时里赶过来洗澡呢?



你快穿好衣服了。

更衣室外又排起了长队,阿姨又踩着雨靴大步跨进来搜寻空柜子,当她搜到你附近时,你忍不住出声询问:“外面钥匙好像少了很多啊?”

“就是!多少人直接把钥匙拿走了不放回来的!”

“那能不能再配些钥匙……”

“都是你们这些同学嘛,钥匙拿走了都不还回来的!”

“就没有别的办法……”

“你们钥匙都拿走不放回来我能怎么办的噶!”

阿姨也是忿忿的样子,一句抱怨翻来覆去地说。你只能选择闭上了嘴。


拎着小篮子走出去要挂钥匙的时候,你这才仔细看了看手中的钥匙。虽然是在17号的位置上拿的,但铁片上印的分明是23。为什么前一个人放钥匙的时候就不能多看一眼呢?你想。

之前也遇到过这种事情。拿了钥匙走进去,对照号码牌打开柜子却发现里面已经放了衣服。你曾经对此感到气恼,还在朋友圈里看到过对于类似事件的一种算不得上友善但却绝对令人印象深刻的处理方式——用手中的钥匙锁上这个柜子,让那个不拿钥匙就随便开柜子的人自食恶果。你现在开始思考那个被锁了柜子的姑娘会不会其实只是像你这次一样受前人所累拿错了钥匙。

真惨。

?

走出浴室前你最后瞟了一眼男生浴室那边。他们怎么就从来不会排那么长的队?你想起那条某些人流量大的地方的男女厕所比例应该设置成2:3的意见,感觉浴室其实也是同理的。

?

出了浴室,摆脱了迷蒙的水汽,你被夜风一吹,啊,真舒爽。又想起手头未完成的各项任务和紧咬在后头的ddl,你快步向寝室走去,打算晚上再好好学习一会儿。

就这样把浴室里的遭遇抛在了脑后。


你和我和她,只想好好洗个澡。


/图源网络/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