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影评

车都文学2019-07-03 00:33:40




来,带着你的敏感,让我们一起品读《车都文学》









小雅

本名李慧改。十堰市作协理事,东风文学协会理事,1992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小说界》《青海湖》《淮安文艺》《东风文艺》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文学作品若干,获市级文学奖项若干。




《肉与灵》:让灵魂寻找身体


?

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两个人,会做同一个梦?

梦中,他们各自成为一只鹿。在白雪皑皑的森林里,他们从不同的方向走到一起,然后一起漫步,喝小溪水,从积雪下寻找嫩叶。

在身体找到对方之前,灵魂已然相识。

他第一次见到她,是目光无意中望向窗外。石柱的这边是几个同事闲聊,而她躲在背面的阴暗处,下意识的用手抚弄下头发,然后双手握着垂下。阳光打在她的脚上,她害怕似的后退。

每个人都是孤单的。有意识或者无意识。他们两个,都有着性格缺陷。他在屠宰场做财务总监,左手残疾的他几乎没有朋友,也不愿改变一个人吃饭和生活的现状。她是质检员,她不愿意与人交流。

在屠宰场里,无数的牛被宰杀,牛是孤单的,甚至是木然的,没有情感与痛苦。

而人是做不到的呵!梦又重复出现:芦花飞舞,两只鹿在森林里,中间隔着小池塘;她记得他说过的每一句话:祝你有个好胃口。看到你也点了野菠菜。

把梦境写到纸上,彼此交换,在同一片湖水里,看到对方微笑的眼睛。原来彼此并不是别人眼中的呆板与冷酷。

灵魂在燃烧,肉体却还在懵懂中。

地铁相见,记下电话号码,她为此买了新手机,餐厅吃饭。然而,灵魂寻找身体却还是艰难。她到音像店买音碟,只要恋爱中的人听的。

她让两个小木偶说话,一个是自己,一个是他。回忆见面时说过的每句话。他偶尔和别的女人放纵,但是之后请其离开。他需要一个人进入梦中。梦中,他是一只雄鹿,她是一只雌鹿。他们又相见了。森林,雪地,还有湖水。

他说他要死了。而此刻她已割腕,血流一地。打来的电话多么及时,她生怕错过他每句话。

湖水漫过来,微微的涟漪如徐徐盛开的花朵。终于抵达。他的残疾的手耷拉着,她的手握住他的手。晨光从窗外透进来。

清晨。一起吃早餐。新鲜的西红柿和面包片。“对了,昨晚你梦见了什么,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她望着他,极力的回想,然后说“我昨晚什么都没有梦到”。

在电影的结尾。依然是开始的迷雾森林,雪地,湖水里有倒映的树。唯一的不同,没有了鹿的影子……

如果肉体隐忍,灵魂何以皈依?如果灵魂相背,肉体相遇又有何意义?

越来越喜欢慢电影。甚至喜欢一句也听不懂的对话。

?

《水形物语》:爱如水形


?

她是个哑巴,做着清洁工的工作。她喜欢音乐,爱跳踢踏舞。她常常看着车窗外遐想,阳光照在脸上也毫无察觉。

他或者它,在魔鬼警察口中是“从南美洲来的脏东西”。人鱼?怪物?神人?都是也都不是。他的神奇是他有一颗感知人类情感的心。他的眼睛里映照的她是一位仙女。

她不会说话。他(它)也不会说话。可是他们的交流一点都没有障碍。他们用手语、用眼睛和心灵对话。当第一次她坐在拘禁他的水池边,轻轻敲打鸡蛋壳的声音,他就听到了,他们眼睛对视,打着手语,彼此意会,开心的笑。

?“他那样看着我,不在乎我的缺陷和不足。他见到我很高兴,日复一日,次次如此。现在我要么救他,要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他作为试验品将被处死,她冒险相救。她情不自禁,用大胆的爱诠释电影的主题:爱如水形,可以契合任何容器之源。他抱着死去的她越入海水,她脖子上的疤痕变成呼吸的腮,也许早已前缘注定,也许爱能起死回生。

一个暗黑童话,一个并不新鲜的故事,背景也可以忽略,许多电影元素也暂时不考虑,让人心有戚戚的是:孤独者的相遇,让人惊悚,让人落泪和默然。

?在电影末尾,有这样一首诗:“分辨不出你的轮廓,因你时刻在我左右。你存在着,将温情注满我的双眼。使我感到如此渺小,因你无所不在。”

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冷酷,所有的真实和浪漫的情感都应该报以微笑和宽容。

一部电影,可以忘记具体情节,那份带给我们的感动我不会忽略。

很喜欢女主,喜欢她的手语,一举一动都是戏。电影里他们都很丑,可是却美得一塌糊涂。

?

? ? ? ? ? ? ? ? ? ? ? ? ?


《芳华》:青春之歌



谁的芳华不美?让时光倒流,他们不过是十几二十的年龄。文工团,绿军装,芭蕾舞,这些名词在那个年代是带着光环的,是让人羡慕的。他们的身份是不同的,木匠的与军区首长的儿子,劳改犯与高干的女儿,这注定着不平等的存在与故事的发生。

电影《芳华》是一部那个年代的青春之歌,并不仅仅是追忆逝水年华。它要表现的是人性,阶层,英雄主义,时代的伤痕和青春的美丽与忧伤。

?善良原本是最美好的品德。但一个人总是善良,总是做好事,久而久之,人们会习以为常。“当别人爱你的善良,而不是喜欢你的人,这个人的内心是悲凉的”。刘峰是木匠的儿子,帮团里厨师制作沙发,让出上大学的名额,他做了太多好事,只是被人半夸半讽的呼为“雷锋”。当他拥抱林丁丁时,对方哭叫起来,“他就是不能”,此刻的善良已不是优点。

?出身阶层不同,让人的性格和思维产生差异,即便在共同的环境下生活,冲撞也是难以避免的。在《芳华》里,不同阶层的冲撞造就了故事。总是受歧视的何小萍,充满傲娇的郝淑雯,她们的命运截然不同 。

人与人之间充满错爱。何小萍暗恋刘峰,而刘峰表白林丁丁;穗子给陈灿写情书,而陈灿最终接受了郝淑雯。暗恋是单纯的,也是忧伤的。婚姻是势利的,也是复杂的。

芳华易逝,命运却难以改变。曾经的战斗英雄在中年时穷困潦倒,被无理勒索,而首长高干的儿女依然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出身论”再次被证明,想改变命运是多么难。

有时候,当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比如何小萍爱刘峰,他们会成为最亲的人,相依为命。这种感情也许不热烈,不浪漫,但更平实,也让人平和与安心。在结尾以穗子的口吻的画外音说,老战友相聚,许多看似成功的人显得浮躁,而刘峰和小萍看起来知足安命,平和安静。这也许是所有的不公平带来的公平。

冯导的电影都是讲故事类的,表达方式都是散文式的,缺少诗性的内涵。有的地方有点过于喧嚣,缺少了静默的力量。有些要表达的东西,用不着用画外音来道明。看有些好电影,越是不说明白,观众越有兴致猜,电影同样需要留白,给观影者想象和创作空间。

?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文字力道,文人风采!

主办:经开区(汉南区)作协筹备会

《车都文学》

微信号 : CookWord

投稿信箱:

849426071@qq.com

195172908@?qq.com


情系文字|不慕名家|只作自己

?

《车都文学》由经开区(汉南区)作协筹备会主办;

投稿需知




编辑团队

执行主编:静月清荷

执行副主编:爱丽丝


  1. “非洲”的世界

  2. ALice爱丽丝心笺

  3. 袁超小说:主角儿

  4. 方建华散文选

  5. 李咏梅小说选

  6. 王明明诗选

  7. 陈志光散文选

  8. 王会敏小说:SK5病毒

  9. 常亮诗选

  10. 李俊逸散文:思念是一种痛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