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一种 — — 爱丽丝与马蒂亚

行走的烟斗2019-07-01 23:08:36


631


“质数只能能被一和他自身乘除,在自然数的无穷序列中,他们处在自己的位置上,和其他所有数字一样,被前后两个数字挤着,但是它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却比其他的数字更远一步”。这句话可能最能形容爱丽丝与马蒂亚的关系。正如2760889966649 和2760889966651 这对孪生素数,他们错落在由数字组成的寂静的而富于节奏的空间中。中间相隔的偶数我想不是法比奥,不是米凯拉,也不是不是娜蒂亚,不是因为中间的偶数才造就这对孪生素数,而是由他们本身的属性才成为自身,显得中间的偶数是如此的强大和不可逾越。?


313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质数

幻想丈夫死了,而不是显现实中抛弃自己的索莱达

敏感而又压抑,走进同性酒吧的丹尼斯

早死的母亲,沉默的父亲


97


我在想,是否是素数才是最稳定的,才会被标记,被认领,被成为。

那些非素数,同样会被2、3、5、7、11、13、17…们乘除,除了表面的轻浮,内心或者也同这些素数一样呢?

在被素数整除之后,其实和他们一样。这个世界不会出现意外,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莫扎特一定不是个素数。甚至至少包含了可见了素数的乘积。以至于每个小素数都能够在其中发现自身

一朵绽放在素数集合之上的鲜艳花朵。


1907


渴望与抛弃

爱丽丝渴望与这个世界融入

马蒂亚拒绝这个世界

或许不是这样的

一人一世界

和每一个世界的存在是一样的。

多数人将”世界“这个词汇定义成了多数人的世界,这本身就是一种暴力。

暴力之下,是一种高傲

暴力之上,是无知


37


米凯拉如果要有一个数字能够代表,我觉得应该是2,

一个原点,一个未展开的数字。原始而纯粹。


149


其他的一些小细节

保罗·乔尔达诺在献词中写道:献给埃莱奥诺拉,因为我答应过你要保持沉默

作为物理学博士的他,或许应该就是那个擅长数学的马蒂亚,那献词中的人是否应该是爱丽丝?或者是米凯拉

另外,

上海译文的版本,所有的页码均用素数标注,以至于我刚刚拿起书的时候产生的几次错觉,读到1/10的时候去比较了那本700多页的《2666》,才发现这个小细节,这了这本之外,应该也不会有别的书是这样标注页码了吧。


2


孤独形式,远不止爱丽丝与马蒂亚式的

有多少个灵魂就有多少种形式。

希望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公约数,以减少那质数的重量。

这是我衷心的祝愿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